看到湯姆熊……哭了!

 

   事情發生在十月十八日星期五那個早上,在馳騁的風速下已經開始感受到入秋的涼意,我載著大女兒緩緩停在校園大門旁,冷冷的放了一句話:「如果妳看到媽媽今天提早來接妳,代表著妳要準備開始幫忙工作了。」女兒失去原本與我說再見的笑容與熱情,臉色一沉、容貌一垮,落寞的背負著比她肩膀還寬的書包踅進了學校。

 

   自八月開始重回職場工作已經兩個多月,在課業及生活上向來不太令我煩心的她卻頻頻出了問題。先是學校班導寫聯絡簿告知她有嚴重分心的問題,因為自己帶過孩子,基於孩子本有好奇心重、樂於探索事物的本質,除了口頭規勸提醒之外,也沒有太過在意。又過了一陣子,安親班老師也接連發聲,除了分心問題以外,又加上動作很慢、常常有意無意拖延,導致功課往往寫不完,下班之餘,還要照應著全家伙食家務,孩子的脫序問題逐漸浮出檯面,夾擊於工作和家庭,無形的壓力和與之抗衡的耐性開始失去平衡,生活秩序也受到了衝擊。

 

   先是「知福惜福」的柔性勸導,進而「舉證實例」的溝通比較,漸漸失去原有的耐心和信心,開始厲聲斥責、脅迫威嚇……入睡前的一句話往往是:「明天不要再讓我看到老師寫聯絡簿,不然妳就糟糕了!」但隨之而來的,不見問題的改善,而是老師更多的叨唸與抱怨。

 

   「What’s wrong with my daughter?」一直在我的內心打轉,直到我驚覺鏡子中的自己起了變化,頭頂莫名的多出了兩顆圓形禿……!?當天晚上(十月十七日),打開大寶在安親班社會科、自然科的評量卷,滿江紅海氾濫在我眼前,我本不是分數至上的家長,但卻著實在意孩子面對學習應具備的正確態度。所以,觸怒我神經的倒不是不甚好看的分數,細看題目內容,一些具備基本閱讀能力都應該正確無誤的送分題也都全部答錯(例:是非題之一:我們應該養成節儉的習慣,不能隨便浪費錢……),詳問追究之下,才知道她全部用猜的,探究其原因,她畏縮答道:「我想玩……」,三個字的心裡話成為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我失控的將她的作業本甩在地上,憤怒的說了一句:「不想學習,那就別唸了!」她怯怯的望著自己的媽媽傷心憤怒的眼淚滑落,自己卻倔強的擒著淚水不讓它落下。

 

   睡前,我失望的跟大寶說:「我把妳的學費省下……給她唸書好了。」大寶知道我口中的「她」是誰,她是我們家資助的一個薩爾瓦多的孩子,她所處的國家連年戰亂、社會動盪,雖跟大寶同年紀卻因為環境窘迫還未就學,我常常拿她的例子規勸自己的小孩要惜福感恩。於是,大寶抱著媽媽的這句威脅入睡,而媽媽卻輾轉難眠。

 

   星期五那個早上,送大寶到學校後接著也去上班,到了公司卻心亂如麻,像是扎了一根芒刺在指甲的肉縫裡那般不適,有了孩子的生活,發現自己已經無法像以前在工作崗位上無牽無掛的衝刺。工作無法心無旁騖,於是,我決定下午請了快被核銷、連自己生病都捨不得請的休假,想好好的沉澱思考,應該如何處理這件事情。

 

   當大寶看到我提早出現的身影,她嚇傻了……看得出來她有些惶恐,我跟安親班老師溝通當下,眼角多次瞟到她探聽的神情和不安的神色,她知道我向來不輕易承諾,一旦承諾一定竭力完成,我明瞭早上說出的話語盤踞在她心中。大寶不安的上了我的摩托車,載著大寶和她的大書包,腦袋裡像是播放紀錄片似的閃過許多畫面,從後照鏡看到眼皮略為浮腫的大寶,惶惑的像似訴說:「媽媽,我們要去哪裡?」

 

   不知繞過多少街角,來到我心中的目的地。也不知道是仲秋的涼風有令人微醺的魔力,還是在我腦海迅速播放大寶過去乖巧的身影喚醒了記憶,我發現自己早已不再生氣,對大寶反而因為自己慍怒脫口而出的恐嚇懷著滿滿的歉疚。當電梯停止在樓層的瞬間,繽紛五彩的遊樂設施從堪堪開啟的電梯門縫中連展開來,我看著大寶,輕輕的說著:「妳想玩,媽媽陪妳玩個夠。」不見大寶我預期中的滿心歡喜,看著湯姆熊,她突然轉身抱著我的腰際嚎啕大哭。

   

    這一哭,持續了好多分鐘……

 

   大寶很少掉眼淚,自己一個人到新環境、跌倒跌掉了一塊皮、做錯事被我們處罰、在學校受到了委屈……都鮮少看到她掉淚,甚至當我面對家庭的難關過不去的時候哭了,她還會像個小大人一樣擰著衛生紙邊替我拭淚邊說:「媽媽,我在妳身邊……」。堅強不哭鬧的孩子容易被忽略,因為安靜、因為獨立,所以令人安心、甚至省心。相較於姊姊,小寶顯得敏感又脆弱,動不動嚎啕大哭,小圓臉蛋哭得通紅,像珍珠般的淚水滾滾滑落,再加上乞憐又無辜的雙眼,以絕對優勢擄掠周遭大人的心。在兩相對比的情況下,大寶更容易被大人們遺忘了。

 

   某個夜晚的無意之隙,在大寶快入睡的時候,習慣性溫柔的撫摸她柔嫩的臉頰,漸濃的睡意倏地消散,她像青蛙捕捉飛蟲那般迅速攫獲我的手,開始不斷的磨蹭她的臉,好似緊抓著自父母那裡得來不易的慰藉和溫存,我當下才發現,原來她不是獨立的不需要大人的關注和疼惜,只是她選擇讓給妹妹了。

 

   這次也是一樣,我上班後,大寶必須加入課後安親班,而小寶也被迫離開媽媽身邊加入幼稚園的團體生活,大寶一如往常的不哭不鬧,我們稱讚大寶勇敢獨立、適應力良好;而兩歲才斷奶的黏媽寶一聽到〝幼稚園〞便是哭得肝腸寸斷、涕泗縱橫,每每送去幼稚園都要來齣十八相送、離情依依,比起大寶的默劇,小寶的鬧劇依然成功奪取大人的關愛和注意,所以我也在大相逕庭的行為表現下輕忽了大寶內心的眼淚和聲音。

 

   就是這些掠閃在我腦海裡的畫面,讓我在最後一刻由原本的嚴厲處分逆轉成陪伴玩透徹的決定……我慶幸我做了這個決定,也許在許多父母眼中,這樣逆轉的決定並非明智,說穿了,它其實並不容易,但我真的很慶幸自己做了這個決定,因為這個決定,讓大寶有機會釋放出心中的眼淚。

 

  我們在湯姆熊前面,大寶哭著說其實心裡抗拒上安親班、害怕那個繃著臉會打人的老師、不想寫很多的評量(我以前自己帶她時也不太寫評量,因為我很反對過多的制式學習壓在正在培養學習興趣的小孩身上,所以上安親班要寫很多評量讓她很不適應),也道出因為爸媽稱讚她勇敢獨立,所以她不想表達抗拒和懦弱讓我們傷心……,那天,十足的做了許多良性的溝通和情感的交流,兩個淚眼撲簌的母女在人來人往的百貨公司裡接收著眾人異樣的目光……。良久,我幫大寶擦乾淚水,牽著她嫩嫩的小手……

 

  走!我們好好玩吧!!

102.10.18巨城湯姆熊1-修圖   

102.10.18巨城湯姆熊2修圖   

文章標籤

暖米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